北京市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、董事长任志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


从北京首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来京时间3月5日算起,至在集中隔离政策出台,记者查询民航局数据发现,共有3935班国际客运航班飞往中国内地。飞往北京航班有644班,上海航班1028班,广州544班。按照航班最少100个座位计算,有39.35万人从境外搭乘飞机来到中国,其中,64400人来到北京。102800人来到上海,54400人来到广州。

集中隔离政策前,多少人境外回国人员已处于居家隔离?

左一为安东尼·福奇。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针对可能存在168万境外输入居家隔离人员状况,以及是否再采取集中隔离以及核酸检测?

随着美国疫情不断加剧,美国政府4月3日首次建议民众自愿佩戴口罩。福奇5日被问为什么不戴口罩。他对记者说,“这有好几个原因。戴口罩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你不被感染。我昨天接受了病毒检测,结果呈阴性。”

79岁的福西身材不高、瘦削,说话声音沙哑。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后,双手交叉胸前是这位免疫学家的习惯性动作。

两名男子中一人在隔离期间出门乘坐共同交通去上班。另一人从国外返回后,没有遵守隔离通知,先后在机场、食阁吃饭,又去超市买东西后才返回家中。

入境人员及控隔离的情况下,为何还是出现了境外关联病例呢?在采取集中隔离政策之前,有多少人从境外来到中国,已经处于居家隔离?

记者统计,北京首例境外关联病例,为3月5日从英国来到北京,3月12日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。北京出台规定,自3月25日,境外人员入京采取集中隔离政策。广东、上海相继出台了类似的政策。

居家隔离真的能“隔”住吗?国外返京女子不隔离外出跑步视频曾一度引发热议。3月23日,北京报告首例境外关联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在确诊之前,这位患者曾与楼下确诊入境进京邻居同走一个楼梯。上海、广州也陆续公布境外输入关联病例,密切接触了境外回国人员。加入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第68天,安东尼·福奇5日少有地坐着参加发布会。记者问他最近的睡眠时间。他说,“之前是3小时,但我老婆想杀了我,所以现在每天睡5小时。”